玉管通地理,朱笔点天文
        欢迎光临文天软件之家
 
全站搜索
联系方式


网 址:文天软件之家

    www.jh-lzf.com

联系人:文天(刘中甫)

邮 箱:jh-lzf@21cn.com

地 址:湖北·武汉

    中国石化·江汉油田

    石油工程技术研究院

    信息中心

  

天气信息
新闻详情
焦石印象三则
来源:━━━━江汉油田工程院网站,2014年8月5日;江汉油田网站,2014年8月9日作者:刘中甫网址:http://www.jh-lzf.com浏览数:25

焦石印象·映天红装

在太空,遥望地球。这是一颗主色调由蓝、绿、白交织而成的美丽星球。最新的观测报告显示,近两年来,这颗星球出现了一个日渐增强的红色耀斑,犹如镶嵌了一颗美丽的红宝石。

将观测图片不断放大,人们发现这颗美丽的红宝石就在欧亚大陆板块位于中国中西部某地,具体在东经107°35’,北纬29°43’,一个名叫焦石镇的地方。

焦石镇位于重庆涪陵城东30公里的武陵山下,这个原本不到2000人口的小山镇,却因页岩气开发而陆续涌入了6000多身着映天红装的采气人,人称“红衣军”。

置身焦石镇,深感“满城尽带红金甲”。遍历大街小巷,焦石无处不飘红。悬于空中的“XX涪陵分院”、“XX焦石基地”、“XX焦石会战指挥部”等各式招牌或红黄相间,或红中透白,令人肃然注目;行于街市的无论是江汉人、川庆人,还是中原人、胜利人,虽然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,却身着同样鲜艳的红色工装,令人赏心悦目;甚至焦石本地的部分土著人也以身着红装为荣,欣然加入“红衣军”队列,使得焦石更加红里透红,令人耀眼夺目。

置身焦石镇,深感“万绿丛中十分红”。闲暇之余,散步与爬山当属“红衣军”的最爱。焦石的山很美,上山的路很多,也很好走。掩映在万绿丛中的山路上,或一人独行,或三五成群,络绎不绝,宛若漫山遍野突然盛开出一串串红灿灿的映山红。

置身焦石镇,深感“红色圣地气象新”。在静谧繁忙的办公场所与紧张忙碌的钻井平台,这里是“红衣军”为国争气的战场,是“红衣军”实现梦想的平台。他们用心血和汗水,建成了“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”;他们用勤劳和智慧,成就了“石油看大庆,页岩气看重庆”的现实传说。焦石因为有他们,必然日日气象万新,天天倍受关注:媒体记者聚焦焦石,专家学者汇聚焦石,行业人员向往焦石,焦石已俨然成为人们心中的红色圣地。

……

将观测图片缩小还原,观测者发现,这实际是一个不可逆过程,因为这颗美丽的红宝石无论是体积,还是亮度都已增大加强,并且仍在持续ing。

焦石印象·远方的家

美丽富饶的江汉平原腹地(东经112°75’北纬30°46’)有座石油城━━江汉油田。这座养育了十多万职工家属的石油城,每年有近万名职工告别亲人,远赴山东寿光八面河油田、陕西安塞坪北油田和利川建南气田等地工作,给油城留下了无尽的思念与牵挂。近年来,跟随页岩气开发大潮,又有数千职工奔赴重庆涪陵,油城因此又多了一份思念与牵挂。

从油城向西沿着神秘的北纬30°区域,直线延伸约500公里,这里便是重庆市涪陵区的焦石镇。

在焦石,变化的是地理位置,不变的是家乡场景。放眼焦石,随处可见“江汉油田XX涪陵分院”、“江汉油田XX焦石基地”等带“江汉油田”字样的单位招牌,给人身处油城之感;漫步街巷,不乏少见“江汉迎宾大道”、“江汉家乡菜”、“广华香”等街道与店铺,仿佛回到了油城广华;无论是在路上跑的,还是在路边停的,仍然是鄂N牌照的车较多,就如油城五七大道上,突然多了一些渝G等外地牌照的车而已。

在焦石,变化的是工作进度,不变的是家乡话题。对于工作,这里没有上班与下班之分,也没有周末与工作日之别,只有当天要完成的工作,以及次日工作的施工设计。工作之余,大家的主要话题就是对于家乡油城的思念。“我有52天没回家了”,“我有63天没回家了,比你多11天呢”。每有刚从油田到来的同事,大家都会聚拢在一起,一方面欢迎同事的归来,一方面询问家乡的情况;每有准备回油田的同事,大家自然是羡慕不已,并期待自己回家的日程。

其实,对于身处焦石的人来说,油城是他们日夜思念的远方的家;而对于身在油城的人来说,焦石又何尝不是他们远方的家呢。因为焦石有他们的亲人,焦石也有他们的家产。就如现在人们买几套房子一样,焦石就是油田这个大家庭在涪陵买的新房子,只是现在还没装修好,还需要大家来共同来设计与建设。借力“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”,油城在焦石的家定会一天更比一天更美,油城在焦石的房子也无疑是一天一个价,飞速升值,就如焦石的页岩气,直冲云霄。

焦石印象·雨致焦心

雨,下雨,下雨了,又下雨了。

停,没停,还没停,咋还不停!

如此表述焦石的天气与人们的心情略显夸张,但“雨”确实是焦石天气的主角。据当地人介绍,焦石十之八九雨也,外地人十之八九不适应。

雨中焦石恰如一幅“浓墨重雨”的水墨画。远山,青葱雨滴,薄雾茫茫;近街,屋檐飞珠,地面印物。

如果你在此水墨画中生活三五天,你的心情或许是“情空万里,风和日丽”,但你若告别亲人,远离家乡,在此生活三五十天、三五个月、甚至一年半载,你此时的心情又如何呢?恐怕早已“乌云滚滚,黑云压城心已焦”吧。简单点,两个字“焦心”。

但偏偏有这么一群外地人,他们否定了当地人的说法,长期坚持生活在这单调的水墨画中。他们身着映天红装,手握中国画笔,在水墨画上画上了密密麻麻、鲜红高矗的钻井平台,以及一个个放喷而出如小太阳一般的喷气火球,将一幅“浓墨重雨”的焦石水墨画修改为风光无限的中国山水人物画。

你说他们是画家?还是采气人呢?

我说他们是采气人,也是画家,是两者兼具的“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”宏伟蓝图的设计者与建设者。我高兴,我自豪,因为这其中有不少我采油院的同事们。